支持单位: 全国警用装备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 公安部安全与警用电子产品质量检测中心 , 公安部特种警用装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 国家安全防范报警系统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jiangbei
历届评选

抓捕"黑飞"高空撒网 探访厦门警方无人机团队

2018-08-16 11:34:35  来源 : 厦门网
关键词: 警用无人机


        警用装备网讯: 20多米的高空中,一架“黑飞”(未经登记的飞行)无人机突然闯入大型活动禁飞区,警用无人机警示无效后,一架携带抓捕网的警用无人机升空,配合地面反制设备,将“黑飞”无人机一网兜住。昨日,市公安局110指挥情报中心的民警向记者还原了他们参加全省公安机关首届无人机战法演练的精彩一幕,操控警用无人机的民警李健和两名伙伴组成的无人机团队,曾参与多项救援、安保和抓捕行动,他们还曾在全国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战法演练中获得两个竞赛科目一等奖。

00300272316_48b14099.jpg

  -警用无人机抓捕“黑飞”。

00300272315_1583e1db.jpg

  -无人机团队训练现场。

  警用无人机携网贴靠“黑飞”触网就擒

  本月初,省公安厅组织全省公安机关首届无人机战法演练,厦门警方派出110指挥情报中心民警李健、陈佳音、郑腾毅组成的无人机团队参加,承担大型活动空中安保的演练任务。

  带队的李健说,演练现场突然出现一架“黑飞”无人机,他们发现后,先运用外围无人机反制车,判别该无人机方位等,回传给后方指挥部处置,同时升空两架警用无人机“伴飞”,“伴飞”时警用无人机还通过喇叭喊话和闪警灯的方式,逼迫对方下降。

  但“黑飞”无人机还是不降落,李健和同事用反制设备将“黑飞”无人机“定”在高空,再将挂有抓捕网的警用无人机升空后贴靠。“黑飞”无人机的旋翼一触碰到网兜,马上就被大网缠绕住并挂在网兜内,警用无人机将失去动力的“黑飞”无人机带回地面。

  多机定点起降编队保持同速要靠手感

  演练还设置多机定点起降科目,考验“飞手”(无人机操控者)的能力。全省各地市警界的14名优秀“飞手”参演,其中包括李健,该科目设计者也是他。

  “14架无人机分为两个编队,每个编队都是‘一大带六小’,飞到不同高度后组队,再同速同方向飞行,最后穿越设置在地面上的一道2米高2米宽的拱门后,准确落在地面上的‘110’标识上。”听上去感觉很容易,实际操作非常难。李健说,首先是大无人机升空后,会给周围带来下沉气流,紧接起飞的小无人机会受到气流影响,容易翻覆。在飞行过程中,“飞手”们还要克服无人机相互间的信号干扰,以及高空没有坐标参照的困难,“编好队伍后,要保持相同的速度也很难,完全靠‘飞手’的手感”。

  为了这次演练,李健和同事集训了半个月,每天顶着烈日在操场上,一站就是一整天。“我们只有早上和傍晚练多机定点起降,上午和下午就练空中安保项目,一天要练四场”。一天下来,民警每人都要喝五六瓶矿泉水,一趟厕所都没上,水分都变成汗水流出去了。

  【团队揭秘】

  操作无人机的技术是怎么练出来的?

  利用业余时间打磨,拿着水管模拟“拱门”练穿洞

  厦门警方无人机团队的技术,是民警在业余时间打磨出来的。李健说,他自小喜欢军事和航模,无人机面世后,他还自费买了一架。

  2014年9月,110指挥情报中心为校园周边拥堵头疼,萌发用无人机排查堵点的设想。接受任务后,李健和陈佳音用无人机排查,最后整理出翔实的报告,协助基层单位发现很多之前没注意的易堵点。

  完成这次任务后,110指挥情报中心注意到无人机在警务工作方面的运用,让李健等将无人机更多运用到警务工作中。也就是从那时起,警方有了第一支无人机团队。

  2014年下半年起,下班后,李健和陈佳音常在市公安局大院内练习无人机操控技术。练习无人机穿洞技术时,李健操控无人机,陈佳音拿着两根水管模拟“拱门”。两人经过一次次苦练,才熟练掌握了技巧。

  目前,110指挥情报中心有9架不同型号无人机,飞行能力最强的一款可在500米以内高空(法律规定不能超过500米)持续飞行38分钟,飞行半径达到5公里,还可以搭载不同设备。

  操作无人机的民警有什么不一样?

  胆大心细不急躁,遇到突发情况在最短时间反应

  去年10月,文职警察郑腾毅加入110指挥情报中心。他跟着李健和陈佳音学习半年后,已经能熟练操作,现在三人已经形成“铁三角”。

  每次执行任务,三人都分工协作,通常是李健当“飞手”操控无人机,陈佳音指挥兼后勤,负责传达指令等,郑腾毅负责观察,防止无人机在空中发生碰撞。虽然角色不同,但都非常重要,缺一不可。

  李健说,他和陈佳音、郑腾毅都有相似的性格,胆大心细,不急不躁,应变能力强,适合操控无人机。

  “无人机飞离视线范围后,‘飞手’和指挥员只能根据手中遥控器进行超视距操控,不仅考验两人的配合默契度,对心理素质也有要求。”李健说,比如突然来了一阵大风或者是一群飞鸟,导致无人机发生意外,就要求“飞手”和指挥员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反应,将无人机稳定住并安全飞行。

  操控无人机有一定危险性,尤其在降落条件不好的情况下,“飞手”必须用手去抓无人机脚架协助降落,“手接触无人机脚架的那一刻,会产生作用力,无人机一偏离水平位置,机身会触发反作用力来纠正,如果手抓的力气太小或太大,机身一偏旋翼就会割伤‘飞手’”。李健说,无人机的旋翼一分钟可以达到一万多转,即便是玩具型无人机,旋翼也会将皮肤割伤,如果是工业级无人机,甚至可以将骨头打得粉碎。

  警用无人机日常都有哪方面的表现?

  携带设备海域救人,空中盘旋宣传警示

  去年5月,在全国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战法演练上,厦门警方无人机团队在定点起降和可疑目标侦查两项比赛中均获得第一名。那支无人机团队也是以李健为首,一战成名后,市公安局基层单位需要无人机执行任务时,都请他们来协助。

  今年5月30日,一名男子被怀疑失踪在曾厝垵学生公寓的后山上,派出所组织警力搜寻,但山体范围太大。李健等人带着无人机出动,绕着山头盘旋10分钟,就找到了失踪男子的遗体。

  今年7月起,警方组织青年民警志愿者每周末到环岛路海域执勤,无人机团队也参加。民警运用无人机在海域周边巡查,在无人机下悬挂救生设备和小喇叭,既可以在溺水者头顶上空抛下救生设备,也可以对游出安全区域的人喊话劝离。

  警方的无人机还广泛运用在防范宣传方面,曾到宸鸿科技和同安梧侣社区,对工人和居民进行反诈骗宣传。去年周杰伦演唱会现场,无人机盘旋在入口处,不断提醒歌迷注意防盗和防骗。




  新闻稿件欢迎直接联系:QQ 34004818 、 905653616 微信公众号:cpsjyzb

我要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

0 条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